有生之年来了!2018终于要填的那些大坑

“巨坑”与“有生之年系列”,是每个读者/玩家都会接触到的字眼,指的是那些迟迟无法推出续作的经典。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催生了太多优秀的作品,然而并非当中的每一作都能有幸善始善终,无法继续推出续作的原因各式各样:或许是因叫好不叫座陷入了资金窘困的境地,或许是制作者精力有限而难以为继,又或许是沦入版权纠纷无法脱身。这样的现象在业界并不罕见,想必大家都能说出不少自己心中的“有生之年”,它们就像是爱好者心中的一个窟窿,或许可以暂时遗忘,却始终无法熄灭内心深处的无尽期待。又到一年寒露时节,纵使年复一年时节不曾变化,人间世事却并非如此。虽然杳无音讯的大坑比比皆是,但是好在奇迹有时也会发生,近来一些“有生之年系列”终于正式有了着落,隐忍多年的粉丝们也纷纷迎来喜极而泣的狂欢,究竟是怎样的契机能让它们迎来完结?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秘辛?今天就让我们从小说、游戏、动画等领域了解那些即将实现的“有生之年”以及其背后的故事。是这样的吗?横亘31年终被填上的小说大坑——田中芳树的《亚尔斯兰战记》近日,一则看似轻描淡写的通告就一颗投入湖中的石子,打破了日本小说界的平静——《亚尔斯兰战记》最后一卷正式交稿。说起“有生之年”“巨坑”等词汇,大家总是习惯性地将矛头指向沉迷麻将的富坚义博,然而若是论资排辈,恐怕就连他也得敬下面这位作家三分——“田中芳树”。中国的读者可能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如果提到他的作品《银河英雄传说》和《亚尔斯兰战记》,想必大家多少有所耳闻,今天的“有生之年”系列就让我们从“坑王之王”说起。田中芳树的秘书安达裕章在推特上表示已经收到《亚尔斯兰战记》最终卷的原稿《亚尔斯兰战记》讲述了一个强盛的帕尔斯王国,在本应轻松取胜的与西方蛮族「鲁西达尼亚」一役,因一名万骑长的叛变而惨败,陷入亡国的边缘,逃出生天的王子亚尔斯兰从此走上复国之路的故事。然而让读者们没想到的是,主角复国之旅虽然漫长,更漫长的却是大家的追书之路,这部作品从第一卷出版的1986年至今,竟然已经过去了整整31年!完结消息一出,神隐网络已久的大龄爱好者们纷纷被炸出鱼塘,相互打趣问候着“大家还活着吗”,成为当时网络上一道有趣的风景。让人眼熟的画风,毕竟其第一任封面绘者——天野喜孝曾是《最终幻想》的御用画师其实,田中芳树的更文速度在业界已然称得上出色,然而为什么大家都说他的作品是“坑上加坑”呢?说起田中芳树的填坑规律,用一个词便能概括——高开低走,指的是作者往往在连载初期产量惊人,笔耕不辍,却在某个没人能察觉的时机断崖式弃坑,从此进入一拖再拖的阶段。1986年-1992年,田中芳树保持着均匀的速度产出了《亚尔斯兰战记》前九卷,平均一年出一本半。然而当读者们泰然地等待着第十卷时,作者却突然弃坑,直到七年后的1999年,第十卷才姗姗来迟,要知道,这个时长足以让一批追随他作品的小学生长成大学生,而往后的每一卷几乎都保持着3-7年的间隔,甚至比奥运会还难等。田中芳树早年代表作《银河英雄传说》,时至今日仍有新的动画化作品宣布,可谓相当经典而作者弃坑的原因也很简单——对熟悉的故事失去写作动力,也因此,开新坑就成了田中芳树最热衷的事情。在人们还期待着《亚尔兰斯战记》第十卷的时候,他已经一门心思栽进了《创龙传》《加尔帕奇亚绮想曲》等新坑。那么,为何最终《亚尔斯兰战记》成为了其作品中为数不多“得以善终”的幸运儿呢,答案无非有二,一是尽管一拖再拖,但在31年超长周期的加持下,该作本身已经走向了收尾的阶段;二是由于近期动画版和游戏《亚尔斯兰战记X无双》的接连推出,田中芳树感受到了来自编辑部与厂方的外部压力,便重新拾起了该作。2015年推出的游戏《亚尔斯兰战记X无双》,“只要玩家乐意,万物皆可无双”这样的事并非首例,其27年仅写出了5卷的《泰坦尼亚》也因动画版的播出成为了有幸完结的一作。至此,读者们感慨,“田中芳树终于可以休息一阵了……个鬼啊!天国的《创龙传》《药师寺凉子》《马尔法战记》还在等着您呢,或者来点《银河英雄传》的新短篇也好啊!”田中芳树作品千呼万唤终盼来!——《全金属狂潮》第四季那说到动画界最令人期待,也是即将划上句号的“有生之年”,无疑就是经过不断的跳票,终于定在2018年4月播出的《全金属狂潮 Invisible Victory》(即第四季)了。《全金属狂潮》动画改编自贺东招二的同名小说,讲述了特殊干员宗介在保护女主千鸟的同时驾驶机体Arm Slave与邪恶势力作战的故事。其第三季的播出时间为2005年,过了十二多年才宣布第四季,这对于讲究潮流与时效性的动画行业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罕见了。粉丝:“求求你不要再玩弄我们的感情了,四不出,黑不止!”而《全金属狂潮》第四季便是“有生之年”的典型代表,不仅等待时间极长,其官方一次次疑似动画化的“重大发表”还不断被证实为虚构,彻底寒了千万爱好者的心:2011年4月,全金属狂潮的漫画版《全金∑》的作者上田宏发了一张马赛克图,有日本情报站写道“∑15卷封面好像有重大发表”,结果被证实为过度解读;2011年8月,Another发售的NICO生放送上,作者贺东招二针对第四季的问题告诉大家不要放弃希望;2012年1月,贺东招二再次声明有“值得期待的计划”;2012年3月,其编辑表示将有“重大惊喜”;……类似的事情接连不断,观众们纷纷表示被玩弄感情到麻木,直到2015年10月,《全金属狂潮》才在秋叶原举行的“富士见幻想感谢祭2015”上正式宣布第四季的消息。《全金属狂潮》近年来的另一个大消息就是参战《第三次超级机器人大战Z 天狱篇》其实按理说,这么一部呼声如此之高,粉丝群体如此庞大,原作者也有创作意向的作品早该推出续作了,尽管作者本人屡次表示“不能推出续作是因为大人之间的事情”,那这“大人之间的事情”究竟是指什么呢?其实归根还是制作方的意愿问题,虽然制作了《全金属狂潮》第二、三季的京都动画受到了爱好者们的高度肯定,但由于京都转型萌系日常并尝到甜头,第四季就暂告了一段落,之后京都为了将改编的版权攥在自己手里,更是创办了自己的文库KA Esuma,并大力推进自己文库作品的动画化,从而冷落了对其他文库作品的制作,《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等作品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也正因如此,京都才会对《凉宫春日》《全金属狂潮》等作品一鸽再鸽,而作者本身对作品的质量又有着相当的执念,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制作方。在寻觅到很多有实力的熟人加入制作后,才终于在15年宣布第四季以及制作方由京都更换为XEBEC的消息。从现在发布的PV来看,绝对称得上是高质量,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年全金4的到来魂牵梦萦的不只是续作——《月姬》《旺达与巨像》《如龙2》重制!说起TYPE-MOON,很多人可能会首先联想到《Fate/stay night》,但其实Fate只是他们商业化后的第一作,早在Fate推出的四年前,还只是个社团的TYPE-MOON就已经凭借《月姬》这部作品成名业内,该作还与《寒蝉鸣泣之时》及《东方Project》合称为日本同人游戏界的三大奇迹。《月姬》讲述的是远野志贵在早年的意外中获得了可直视万物之“死”的“直死之魔眼”,并不慎用此杀伤了吸血姬爱尔奎特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当年他们或许也没想到,月世界日后会发展成如此庞大的蚁后级IP游戏以曲折的剧情,大量魅力的女性角色,深度的人物故事,使玩家能一次享受到魔幻、悬疑、打斗、爱情等多方面的剧情盛宴,因此大受欢迎。这之后,TYPE-MOON又制作了一款资料片《歌月十夜》以对《月姬》的世界观进行补完。后来,TYPE-MOON在商业化时,将《月姬》本篇、《歌月十夜》和月姬PLUS-DISK》打包于称为“月箱”的合辑中。虽说早年的《月姬》系列作品已足够完善,但限于早期技术的贫乏,当年的作品在如今玩家的眼光看来显得十分简陋,也因此,“重制《月姬》”成了粉丝们常年的呼声。当年《月姬》的画面放在如今看来的确有些简陋,也难怪近年来月厨们纷纷高呼重制终于,TYPE-MOON在十周年特典中表示将重制本作,并更名为《月姬Remake》。该消息在2014年《Fate/Grand Order》的制作访谈中得到了武内崇的证实,表示《月姬Remake》与《Fate/Grand Order》正在同步企划中,之后便一直杳无音讯……直到在8月30日发售的《TYPE-MOON ACE 12》上,月厨们终于再次获得了《月姬》重制版的设定消息,表示新作依然在“锐意制作中”。“锐意制作中”,这句话该如何解读呢?那为何《月姬》重制版拖了如此之久呢?答案很简单,就是因为TYPE-MOON脑洞实在太多,新作企划一个接着一个,大坑挖了一片又一片,而有限的人力资源导致其他大人气作品照顾不过来,就连更早宣布的《魔法使之夜》都是在跳票多年的情况下才堪堪发售,更无暇顾及《月姬》了,只留得一群上古老粉们泣涕涟涟。如今,在一系列企划挨个完成的背景下,TYPE-MOON终于腾出了手,想在FGO如日中天的人气光环下抓紧制作《月姬》,唤醒大家对整个月世界的回忆与热爱。不过,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创意多到做不完,也算是一种别样的王者气质了,作为粉丝,我们只能痛并快乐着。虽说《月姬》重制版的发售日期未定,但人们猜测,其与FGO的联动之日必将有重大进展如果说《月姬》重制版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尚令人感到烦闷,那还有这么两作在最近的TGS上公布了更详实的重制消息,他们分别是《旺达与巨像》与《如龙2》。与这几年人气一直高涨的型月不同,《旺达与巨像》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论销量与名气,它绝非一线大作,但却与《ICO》一起,以绝佳的艺术性启发了一代玩家与游戏人,拿下了无数奖项,即使过去十多年,仍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经久不衰。然而,随着主机的时代更迭,《旺达与巨像》渐渐变成了一个图腾般的存在,过来人皆说它是一个时代的标杆,新来者只能看着当年那些简陋的截图,却怎么也想象不出个所以然。与此同时,在老玩家们日复一日的赞扬中,当年废寝忘食玩《旺达与巨像》的记忆也愈发模糊,尽管还有很多人认为简陋的画面更适合这个有些孤独而苍凉的美丽世界,但内心深处也渴望着它能再次刮起一阵飓风,吹开心里已经风化了的回忆,于是乎,《旺达与巨像》重制版来了。2018年发售,让我们静候佳音该消息最早于2017年的E3展上宣布,距离其PS2版的初发行已经过去了将近12年,距2011年的PS3重制版也间隔了六年,但真正令人兴奋的是,根据前阵子东京TGS上吉田修平公布的消息,这次不是HD,也不是复刻,而是完全的重新制作。这下,玩家们多年积攒下来的“怨气”可以说是一扫而空了。如果说,2005年10月《旺达与巨像》在市场上留下了弥久的重音,06年浓墨重彩的一笔则是由它画下:《如龙2》,12月7号的发售节点距离《如龙1》获得成功刚好一年,象征着《如龙》从此成为了系列作品。从那开始,《如龙》的声音从未间断过,3、4、5、0相继推出,但兴许是日系游戏总能带给人深刻的恋旧情怀,人们始终没有忘记《如龙2》中主角桐生一马与“关西之龙”乡田龙司和“黑道猎手”狭山薰共演的精彩故事。尤其是当初代的重制版《如龙极》推出后,2代爱好者们就一直伸长了脖子等待这一天的到来:8月底,制作人名越埝洋在发布会上正式公布了《如龙 极2》——即十一年前《如龙2》的重制版。在前阵的TGS展上,世嘉公布了《如龙 极2》的新预告,片中我们再次见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同时也获知,本作将采用专为PS4开发的最新“如龙引擎”,机能将十分出色。可以预见,在不久后,这个已在十年间进化了太多的PS主机,将携前辈的意志,重新上演那段大漠中少年为拯救少女独战巨像的传说,以及黄金时代那些日本黑帮恩怨与情仇。如无跳票,它将在12月17日正式发售,新年玩什么这下心里有谱了吗?梦回起源——“有生之年”的诞生我们总是在说“有生之年”,那么这个词究竟起源于哪里呢?“有生之年”一词最早出自《镜花缘》:“俾臣得保蚁命,此后有生之年,莫非主上所赐,惟求格外垂怜。”原指人一生中最后的岁月,现常被人们用于指代那些终其一生也等不到后续的作品。而真正让这个词在现代ACG圈流行起来的还是《东方Project》的同人动画:《东方梦想夏乡》。动画在漫长的更新历程中,质量非但没有缩水,反而每一集都有显著进步,实属难得该作由同人社团舞风制作,2008年12月29日在C75首发第1话,可更新时间极长,第2话、第3话动画分别在C82、C90发售。算下来每四年更新一次,所以也被戏称为“奥运番”。再加上动画的制作组舞风曾表示预定做12话,因此网友们纷纷调侃“以后垦请大家烧一份完整版给我。”“要好好锻炼身体,不然有生之年不一定能看到。”有生之年一词由此传播开来。而本作进度如此之慢的原因十分单纯:作为一部非商业的同人作品,《梦想夏乡》一直保持着精良的画面,同时请到中原麻衣、丰崎爱生等大牌声优,其盈利已是极其微薄,在这样的背景下,靠着小规模社团的人力日复一日地制作着长篇动画,本身就是投石填海的浩大工程,再加上参与人员大多别有主业,因此制作进度不得不一拖再拖,归根到底,这样的行为便是用爱来发电。用爱发电,听上去或许有些傻,但还是感谢他们的坚持,为同人界编织出经久不衰的作品巧的是,“有生之年”诞生于同人,而同人界的“赤子之心”也恰恰最能代表“有生之年”的精神。上文提到的作品已算是近年来少有的大坑将填之作,不过与此同时,还有数不清的“有生之年”静静地在黑暗中沉默,他们有的仍在蓄势待发,有的毫无进展,有的甚至因为原作者的离世而永不见天日……但无论如何,被众人热爱并期待的作品们都是这世间的瑰宝,大家大可不必因其进度缓慢而望之却步,毕竟,不完整的人生有时更加精彩,作品也是如此,沉默中,回荡着的是无尽的想象与留白。几家欢喜几家愁,《寂静岭PT》随着小岛秀夫的离职正式宣布流产,成为爱好者们永远的痛,但时至今日,依然有人孜孜不倦地挖掘试玩版中的剧情,试图还原这个世界,或许“固执”就是“热爱”的同义词仔细想想,为“有生之年”的明珠拂去暗尘,或是与他们一起慢慢长大,不也是件浪漫的事情吗?ps:因为篇幅有限,本文着重抓取了日系作品的消息,除此之外,欧美方面的《骑马与砍杀2》以及《荒野大镖客:救赎2》也是值得大家关注的有生之年,让我们一起等待好消息。(文/Starbow 编辑/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