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游e站官网网址:《仁王》走了还有谁?远去的

 
 铁士代诺201不久之前,光荣特库摩公司宣布《仁王》将会以包含全DLC的完整版形态登陆Steam,要知道,这款游戏才刚刚在PS4主机上当了几周的“天下第一”,并得到了众多PS4玩家的点名表扬。这看上去似乎是一件雨露均沾的好事情,却犹如在PS4平台的独占阵容里反戈来了一记颇具杀伤力的残心居合斩。第三方厂商水性杨花朝秦暮楚尚在其次,主要是此举进一步降低了此类“独占游戏”的信用度,并将平台之间的竞争筹码从以往异常明确的游戏列表向着更加感性的产品体验方面过渡,第三方独占游戏渐行渐远的同时,留给第一方独占的压力则越来越大,时间也越来越紧迫。威廉:我的“天下第一”好像不保了从《怪物猎人》到《仁王》——独占游戏的诸神黄昏卡普空主要基于3DS开发的5部《怪物猎人》大概可以算是游戏史上少有的一段,让系列玩家自己都并不感到十分高兴却又不得不接受的独占时期,因为游戏画面实在是有些跟不上时代。如今,MH总算完成了与3DS之间的独占契约,再加上MHW即将与广大PC玩家会师,套用主流媒体的话就是各路玩家即将团结一心,携手共创新局面。因为销量理想,所以很难评价《怪物猎人》是不是被3DS独占给“耽误”了从三上真司“《生化危机4》倘若移植其他平台哥就提头来见”的老梗;E3上《最终幻想13》跨平台的“拍肩”;到Xbox 360(以下简称X360)先行背锅式独占的《薄暮传说》“付费测试版”版,而后PS3发售的《薄暮传说》完整版;以及很快就要登陆PS4的《丧尸围城4》……伴随着每一次或大或小跨平台行为的,是第三方厂商不甘于被平台环境所限,为增加自家产品销量所做出的本能选择。对笔者来说,虽然不会为了《丧尸围城4》买X1,但如果登录PS4一定会买它笔者在店里卖PS4的时候一直坚定不移地把《仁王》推荐给那些要求“我就想买其他主机和电脑上玩不到的游戏”的顾客们,久而久之,我就把这个游戏和《神秘海域4》《最后生还者》《女神异闻录5》都放进了独占套餐中,还时不时地感慨正是这些独占游戏的存在,帮助PS4以最快的速度拉开了与X1之间的距离,并且成功吸引了很多国内的PC玩家加入到主机阵营当中。而X1却因为微软宏观层面上坚决执行Anywhere这个“哪都能玩”的战术,不得不转职了所有X360时代的独占游戏,客观上倒是帮一部分消费者省去了选择困难的烦恼。“真•天下第一”之《女神异闻录5》因为产业生态的变化,传统意义上的主机战争正渐渐成为历史,尤其在当下这个绝对赢家缺席的时候,不同平台间的商业模式、产品需求、用户数量和硬件特性都能给第三方厂商提供巨大的发挥空间。PS4在本世代主机战争中虽然领先优势明显,但它也“仅仅”是赢了X1和错位的WiiU,与PC和NS在争夺软件及用户资源方面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在光荣刚刚披露的年度财报中,特意提到《仁王》DLC和《火焰纹章无双》给公司带来了理想的收益,却对PS4上《仁王》本体叫好不叫座的情况感到并不“开心”,考虑到《仁王》当初在首发黄金时期海外市场出现的供货不足让光荣吃了暗亏,如今在条件成熟(PS4“限时独占”到期+DLC内容弹药充足)的情况下登录Steam,就是要把海外市场的潜在收益捞上来,毕竟口碑不能当饭吃,霸权平台养活独占第三方的时代渐渐一去不复返了。跳出平台限制,把自家产品第一时间装进消费者的购物车,是第三方厂商的生财之道独占——昔日的真•核弹在本段开头,请容许笔者以“奸商”的身份强行介入一下正文。笔者开游戏店至今已有十年之余,上代主机曾经一度形成了Wii、X360、PS3这样的三足鼎立,彼时那些想买一台家用机,但是对平台又没有明确指向的消费者在我看来是最难伺候的群体(尤其那些年轻的夫妻档,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面对他们的各种咨询,除了三大主机直观迥异的外形、价格、性能以及破解状况以外,只要提到本质区别,必然就会谈到关于“独占”游戏的话题,消费者们特别关心自己在花钱之后能玩到什么与众不同的游戏,还有就是假如不小心“选错”了,自己又将会失去什么游戏。如今想来那真是一个独占游戏各显神通,从而让我的销售工作变得颇费口舌之力的时代。X360初期,微软以散财童子的姿态招收了一批在当时“无家可归”的日本知名制作人专门开发独占游戏,从《全民派对》这种看似压根就卖不出去的猎奇作品开始,经过一段时间的持续爆发,既诞生了《蓝龙》这种《DQ》的精神续作,还推出了集结坂口博信、重松清、井上雄彦、植松伸夫“四天王”打造而成的《失落的奥德赛》,以及在中国玩家当中颇有市场和口碑的《忍者龙剑传2》,只不过除了游戏本身存在问题或纯属不走运以外,微软也严重低估了日本人对于“黑船”的抵触,最终这些不菲的投资大都打了水漂。然而东方不亮西方亮,《光环》(原棒鸡组)、《战争机器》、《极限竞速》等独占佳作让我国一批玩日系游戏长大的主机玩家发现了一个美丽新世界,反而是PS3因为初期定价高,网络功能建设缓慢,跨平台游戏实战不及X360,以及独占游戏量级不足导致长期被动。举例来说,《杀戮地带2》《无名英雄》《小小大星球》怎么看也打不过对面三巨头,《合金装备4》曲高和寡,《如龙见参》改走古装路线,《GT》拿着鸡毛当令箭用,付费试玩版硬是卖了一年有余,直到中后期的《战神3》《神秘海域2》《最后生还者》才姗姗来迟并力挽狂澜。不仅是主机内部战争,在玩家矛盾于购买主机还是升级PC时,哪怕只是限时独占也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比如笔者清楚地记得2013年那会一些PC玩家因为想更早玩到《GTA5》而跑到店里抱走PS3或者X360,PC版推出后因为配置关系又有一批原先观望的玩家选择了购买PS4版。当然了,对独占重要性理解最深刻的肯定还是任天堂,无论封王还是续命,任天堂都是靠着独占游戏走到今天的,区别只在于第三方给力的话主机就卖爆,比如历代掌机、SFC、Wii,而第三方不给力则只能硬着头皮生扛,比如N64、NGC、WiiU,这三台主机和它们的第一方神作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实在不行就要自强不息”,是否只为第一方独占购买主机也成为了区别任饭与其他玩家的分水岭,而WiiU上原本用来吸引更高年龄层玩家的《猎天使魔女2》至今还被动作游戏爱好者虎视眈眈地惦记着,盼着能够早日移植到NS甚至其他非任系平台上(当年如果没有任天堂是否能有《猎天使魔女2》的问题本文不做讨论)。任天堂主机存在着“就算只为这游戏买台主机也值了”的情况,比如《超级马里奥银河》独占游戏在过去之所以具有战略上的重要性,是因为在那个时候独占游戏是平台之间形成差异化的重要途径。玩家对独占游戏的爱与恨主要来自于厂商们“想玩俺的游戏就必须买这台主机”的销售模式,并在这种模式上建立起一种用户“独享”的快感或者不买就“错过”的失落感,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主机玩家阵营战争的精神原动力,所以破坏这种平衡的X1就暂时付出了一部分主机用户流失的代价以推动平台一体化的进程。而PS4一边要顾忌第三方厂商对各种独占限制条件的随机调整,另一边还要应对水涨船高的第一方游戏开发成本与品控压力,PS4发售至今除了《神秘海域4》之外似乎还没有出现另一款叫好又叫座的第一方独占游戏,《最后生还者2》以封神为目的变得遥遥无期,《战神》尚在重启蓄力中,《教团:1886》和《地平线》虽然惊艳但都有着玩法上的硬伤,《杀戮地带》和《无名英雄》遭到雪藏,《驾驶俱乐部》没能填补《GT赛车》的空窗期,而作为逼格担当的《GT Sport》从一开始就瞄准了下个世代,虽然《小小大星球》见好就收,但是《纳克2》的开发经费基本上等于做慈善了。毕竟核弹岂是那么容易就能造出来的。宫崎英高你说是不是啊?昔日PS2靠着FF10和DQ8摆平了日本市场,如今市场可不允许SIE再去搏这种级别的独占了请愿与嘲讽——拿什么diss你?敌对阵营的基佬们问:“假如没有了独占,我该拿什么去diss那些PC玩家呢?”答:“算了吧,PC玩家手里的武器多了去了。”说一个某论坛的小花絮,在今年2月《仁王》实体盘价格居高不下,口碑“天下第一”的时候,该论坛转载了国外玩家集体发动请愿要求光荣将《仁王》移植到PC平台的新闻,面对此种妄图颠覆主权的幼稚行为,我国一些PS4玩家本着护法有责的精神,引经据典罗列了《仁王》是PS4主机神圣不可分割之独占游戏的两千多条证据,然后……其实这些玩家也是出于“好心”,生怕移植PC后好好的一个游戏被破解版毁了一台主机的价格约等于一部国产中端手机,实体游戏出二手轻松回血八九成,毫不客气地说,在这个时代独占游戏的门槛也没有那么高(买游戏机又不是买保时捷),纯粹是平台厂商为了促进自家产品销量,与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采取的一种商业模式,只不过这种“人无我有”的心态确实符合某种消费心理,并在游戏群体的特殊语境下被过度放大了。其实都是“虚荣心”惹的祸由独占游戏话题引起的局部撕逼一般分为以下五个步骤:1、这是一款主机独占游戏,不买主机的PC玩家没得玩,1:0。2、PC并不需要这样的游戏,而且RTS,模拟经营,类MOBA游戏以及黄油几乎是PC垄断的游戏类型,主机上要么数量稀少,要么体验糟糕,1:1。3、PC至少人手一台,主机玩家本身也有玩PC的条件,只是出于体验效果的关系不予选择,2:1。4、通常PC能流畅运行所有新游戏,而且能跑满游戏预告片特效的PC不是一般的PC,看似放弃了独占,其实PC端才是更高级的享受,2:2。最后的决胜局将通过全平台玩家的现身说法,“二手白嫖”和“三大妈伺候”的互泼脏水,以及谁的银行存款数值更高来分出胜负。玩个游戏而已,何必呢?时至今日,国内玩家不玩游戏玩主机的历史遗留问题依然存在还!有!谁?——第三方独占还将坚守多久一度被认为是独占游戏的《仁王》很快就要落户PC了,终于结束了漫长独占纪元的《怪物猎人:世界》从一开始就宣布多平台。对于第三方厂商来说,如果平台独占已经不能达成自己在开发成本和销售预期上的平衡,那么跨平台真的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结束了NS版MHXX的移植工作后,制作组又第一时间投入到了下一款NS平台MH的开发中去年PSVR试图掀起“VR元年”的风潮,第一时间吸引了不少有志于此的厂商,这其实是想以硬件的形式构成局部体验上的独占(比如主机版《生化危机7》、《皇牌空战7》的VR版),只不过目前来看VR风口还不稳定,前景如何需要继续保持观望。目前对于僚机(PSV)缺阵的PS4来说,走了一个《仁王》,还有“真•天下第一”的《女神异闻录5》,输出稳定的《如龙》,一部分《高达》授权游戏,外加有一搭无一搭的法老控等老朋友负责轮流值班,这样的组合虽然在美系玩家眼中形同虚设,但是在日系玩家以及喜爱ACG文化的青少年玩家当中依然拥有不俗的支配权。需要指出的是,像《机战》《轨迹》和一堆动漫改编游戏之前对PS平台的“坚守”包含了他们对PSV装机量和目标用户的考量,尤其《机战》等游戏更是以PSV为基准平台,提高分辨率后再放到PS4上面。《生化危机7》,尽管有VR加持还是不尽如人意。如今PSV只存在理论上的生命周期,这些相对低成本的游戏需要找到新的栖息地,比如下个月光荣的三大无双也将跨到NS平台继续榨取剩余价值,而日本一作为之前PS4+PSV计划的长期供货商,在NS版《魔界战记5》尝到甜头后其社长亲自宣布今后将一视同仁。NS方面,首发年凭借第一方的厚积薄发暂时堵住了可能出现的“三坟论调”,和PS4情况类似的是,任天堂也无意在第三方独占上浪费太多银两,转而以更加灵活的授权开发将自社IP资源最大化(比如《马里奥+疯兔:王国之战》《火焰纹章无双》《银河战士:萨姆斯归来》),越发开放的准入标准还让很多前来试水的独力游戏尝到了不少甜头。在平台没有尽全力挽留的情况下,第三方独占便好比镜花水月,销量理想则一顺百顺,销量不佳就另想办法转投其他,起码对于大多数玩家来说,能有更多选择终归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