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归来仍是少年:重忆艾泽拉斯的日与夜

一颗赛艇再一次踏上艾泽拉斯的土地上时,我真的变成孤身一人了。实际上在大学毕业之后,我很久没有登陆过《魔兽世界》了。因为《炉石传说》有个WOW升级赠送骑士女伯爵活动的缘故,我才翻出了蒙灰的移动硬盘,从一脸嫌弃的舍友那里拷来了魔兽。毕业后每天早上七点出门,晚上八点回家,我已经越来越少地把时间放在游戏上,坐在电脑前发发呆甚至都比打游戏来得轻松。没有了胜负心和攀比炫耀的心思,游戏里的趣味就变得寡淡了。第一次接触魔兽时买的是盒装,而玩的最多的是大灾变版本我突然想起老林刷了一个月撸出DK马一脸嘚瑟的模样,整个宿舍也装模作样地跟着刷了两天,然后就纷纷放弃了。毕竟一个人刷副本没有野外组队偷联盟屁股来的爽快,因此我们一致认为老林是个游戏怪胚。毕业后偶尔与老林聊过几次,他说我们都走了的那天,他收拾好行李等候火车实在无聊,便去了风暴要塞刷凯子掉了火鸡。刚想和我们炫耀时,扭头看见空空荡荡的宿舍,老林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让人又爱又恨的血精灵王子当时我们一起玩魔兽,还买了一套有部落印记的衣服。后来大家统一着装去上课的时候,羞耻感和爽感并存。这也使得经常有女同学好奇地问我们是不是兄贵,我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虽然我们都说喜欢姑娘,但谁也没有去刻意撩拨姑娘,大约是因为没有离乡的痛楚,也没有感到过寂寞。那件部落衣服伴随了我好久,大学四年的冬天都是在它的陪伴下度过。我行走在没落的艾泽拉斯大陆上,沐浴着星辰与月光。从塔纳利斯到冬泉谷,从藏宝海湾到提瑞法斯林地都留下了足迹。等雪漫半山的时候,一宿舍人就躲在宿舍里下本。火锅架起来先热着水滚着豆腐,灭了团就开动吃饭,顺便讨论一下boss机制和扑街的原因,add的人要去把吃完的锅碗瓢盆刷干净。有时候状态好的离奇,我们能直接通了本子,结果才发现锅里的水早就煮干了,调料和菜糊成了一团。外面的雪大到天地苍茫白雾连绵,室内的火锅热气和香气四溢,我们几个闷头狂吃羊肉,蘸料刷的飞起,羊肉卷进舌头膻味刚刚好,什么蔬菜都是次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吃完就四仰八叉往床上一躺,饭后组团睡个长长的午觉。窗外呼啸的风与雪像是诺森德的冰寒,屋子里的人梦中呓语念叨着输出的手法,这样日子仿若恒久汩汩的流水,我总是在心里暗暗期盼这份美好能够走得再慢一点儿。新宿舍楼限压后就吃不了火锅了因为长久窝在宿舍里,也产生了不少问题:有次我们为了撸蛋总的武器集体翘了课,正巧赶上课堂测试,盛怒下的老师把我们的平日成绩全扣光了。本来我们通过期末考试的概率就与出火鸡相当,掐掐分数凑凑60来保个底分,这样一来简直是毁灭级的灾难。为了避免来年开学补考这样的人间惨剧诞生,我们从公会活动资金里抽出五十块的血汗钱给老林,让他与女生们搞好革命友谊,以求在考场上获得女神们的怜悯。我们指派老林去送礼物,万万没想到这个二五仔自己偷偷跑到外面烧烤摊要了两把腰子,我们一听大惊,浩浩荡荡组队杀了过去,每个人又点了两把五花肉。被发现后的老林理直气壮地把我们批判了一番,他说联络感情没有什么用处,学习要靠自己的努力。在阴盛阳衰的学院里我们注定是稀有的异类,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拯救。大伙儿听完后齐齐点头称是,然后给他安排了两周高强度的采集任务以弥补大家的损失。其实很多工科的同学特别羡慕我们“万花丛中几点绿”,但是只有局中人知道这种痛苦:你没有玩游戏的同伴,缺少打球的队友,你的所作所为都因为性别的差异而显得极为突兀。你和舍友报团取暖,最后只记得彼此瑟瑟发抖的故事。虽然学校里有很多好姑娘,但是生活却太单调了。想起当时我们在黑暗之门那侧堵人的日子人年轻的时候总会有些想要宣泄的荷尔蒙,脑子里也充满了恶趣味的无厘头点子,还好wow是我们的第二个世界,里面还有联盟可以调戏。有次在安格洛环形山,我们几个人围堵一个联盟小盆友,和他度过了一个愉快而难忘的夜晚。后来我们为了找乐子建了许多小号,扮成一群地精追着别人叫爸爸讨金币。然而因为作案次数太多而成功率又很低,后来只好另建了许多牛头人角色,那耸动的画面实在太可怕了。很巧合地遇到了另外3只血精灵,都坐在位子上我们总是窝在宿舍里,自然也有人对我们这群“异类”非常感兴趣。邝姑娘第一次拜访我们是在大二,她带来了一份《大学生性变态的调查》的问卷,直接把宿舍几个大老爷们给惊呆了。好在邝姑娘也是个豪放派,和我们没什么隔阂,很快便熟络了起来。后来我们做了不少调查问卷,像是《幸福感》、《恋爱观》、《网络游戏成瘾》等等问卷就借她的手从女生宿舍送来,再从我们宿舍送出去。后来我们开会投票通过了吸纳邝姑娘的决议,没有钦定的感觉,她也很给面子加入了我们,不过她的角色建的是血精灵而不是地精。总之,我们之后下本的气氛就变得很奇怪,特别像白雪公主和七个葫芦娃。我们给她凑装备凑坐骑,就像是发展下线一样,老林还特地建了一个血精灵号陪她跑图。有一次邝姑娘在纳格兰看风景被联盟追着跳了崖,我们几个人不眠不休地蹲了那个兔崽子一个星期,后来这个联盟法师便不再上线,我们才解除了卧底号的监控。老林说现在终于掌握了一套正确的方法论,以后就能拉更多的姑娘入坑啦,我们几个人坚定地点点头。大约是最常见的loading图之一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二的下半年,邝姑娘找了个信电院的男朋友决定afk,于是我们一群人集体失恋了。老林掐灭了烟,他说感觉就像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出嫁了,大家放下酒瓶深以为然。有天清晨我看见老林在用邝姑娘的号跑图,就像是在向一段青春作别。就这样,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夏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闲着没事的几个人抱着西瓜蹲在小操场看姑娘。晚风温热而不讨厌,姑娘青春而不聒噪,我们几个闲聊着未来。等到西瓜吃净打道回府,在洗刷间冲个凉水澡后便打开电脑等待战场的召唤:一切为了部落。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个夏天,这回邝姑娘失恋了。我们陪她喝了许多酒,为了让她散心,也为了不那么无聊,我们约好了一起去海边,邝姑娘也叫了自己的朋友。搭帐篷、拢篝火,顶着海风好不容易把碳块点着,结果架的锅里吹进了许多沙子。后来由于忘记买调料,最后只能清水煮鸡肉,一群人既狼狈又欢乐,最卖力的老林也因此结识了他的老婆。我们都很喜欢雷霆崖的风景,当然和牛头人是没有关系的夏天的海滨到了晚上仍然很凉快,老林捧着手机聊得开心,杜子建那边的帐篷已经起了呼声。帐篷里空气有些憋闷,我便爬到沙滩上。听着潮水起伏,让我有些想排闼积蓄的诗意,可是空旷的沙滩上并没有厕所。四下张望之时,突然发下邝姑娘独自一人坐在海边发呆,能看出她的精神状态并不太好。我尬笑着和她打了招呼,也不知道有没有打搅她的静谧。她说让我陪她走走,我们就沿着海边沙滩上走了很久,身后留下一长串脚印。她和我说了他们的故事,说了两个人分分合合的波折,奔放热烈的情感到冷却冰点的转折让没有经验的我有些惊讶,我才知道两个喜欢的人之间也会有这么多的感情陷阱。她说故事说出来就轻松多了,我说是啊,你终于可以丢掉了。她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我目送她拢着衣服落寞离开,背影如夜风萧瑟。我知道邝姑娘和我们不是一类人,她的青春里爱过一个人也恨过一个人,摆一摆手便能与过去洒脱告别。而我们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燃烧着自己的青春来点缀不可思议的梦,而且这段时光永远不会散去。大约是安格洛的雨吧,有些凉临近毕业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把账号停留在赞加沼泽萨布拉金的旅店里,我们都很喜欢这里,趟过泥泞的土地像是风尘仆仆的旅人。离开那天晚上,杜子建喝多了犯迷糊,我和邝姑娘把他拖到了火车站,两人坐在候车厅等着火车,聊了很多关于过去和未来的事情。火车到了,我望着她拖着行李融进了人群,没有回头。他们都再没有踏上潘达利亚。如今的老林在努力做一个称职的准爸爸;邝姑娘回家乡当一名高中老师,以她的脾气不知道会不会被学生气出什么毛病;杜子建买了郊区的房子,每月惨兮兮地还贷,天天叫苦不迭。而我则混迹在大城市的一隅,每天随着人群跨越市区按部就班。《魔兽世界》电影上映的时候,我在微信群里询问他们要不要去看,老林把我喷了一顿说这不是废话吗,让那些小兔崽子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脑残粉。邝姑娘也是喊着要去看,我们告诉她这次的电影不会有血精灵也没有什么地精,只有兽人和人类,她痛苦的嗷了一声后说就当追忆过去了。于是魔兽上映那天,我们都第一时间去看了电影,只不过看的地点都在各自城市的电影院。魔兽电影上的时候,我们都去电影院缅怀青春了日子一晃而过,大学时觉得漫长的时间如今已经飞快地从手边溜走。毕业之后,我的身材渐渐失控,还好没有秃顶,最近开始尝试控制饮食,想着捯饬捯饬自己。听邝姑娘的意思,她除了麻烦的教学工作以外,其余的时间都在相亲。大伙都祝福她早日找到如意郎君。但是生活嘛,总会有很多不如人意的事,她也在考虑让我们这些陪审团帮她考核一下候选人。大家还是很欢乐,就像当年一样。艾泽拉斯是一个自由而瑰丽的世界,只要踏入边缘就会被深深吸引。一百个人眼中也许有一百个魔兽世界,但每个人的故事与生活交织穿插,最后拧成一股长绳,再也不能分开。你的青春和回忆都掰碎糅杂在这里,你爱的不只是这个游戏,还有这过往的一切。某个百无聊赖的日子,你也许会无端想起那句为了联盟部落,想起一个没落而辽阔的世界,想起一段纵情璀璨的故事,还有那么一群无法割舍的人。